寸心澈而映

我感觉自己是这个时代里为数不多的最可怜的大学狗之一,上了大学,别人都特别自由,该更文更文,该摸鱼摸鱼,而都快毕业的我却什么都没时间做,每天学习到地老天荒还看不完书,一旦开学,所有想写的的都搁笔了,MMP我可能是假的大学狗,哭

自己做的阿岁DIY卡贴,原来也做过正反面彩图的阿岁书签,以后说不定可以开一个专门卖阿岁周边的小铺,同好们面基免费给|・ω・`) @展封侯

【碧血】三

斑一向认为与柱间的体制与瘟神无异,这个瘟神的厄运还只针对他,不然此时此刻他不会呈土下座的姿势跪在日野宿土藏的地面上,田岛老爹正顶着一张臭脸,端坐在高出地面一尺的榻榻米上,恨铁不成钢地怒视着他叛逃了三次的长子。不仅如此,愠怒地老爸的身边还坐了两个看戏的,其中那个冒着傻气的蘑菇头,今天中午还在河边以打水漂的借口公然勾搭了他。

跪坐在一旁的佛间将双臂抱在胸前,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盯着门外,仿佛对庭院里的石灯产生了浓厚的兴致。他旁边的蘑菇头便没有这么识趣,斑觉得始终有两道炽热的目光射在他半低着的头顶,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柱间一手指着他,一手捂着嘴幸灾乐祸地窃笑的场景。如果还有机会,一定要把这家伙...

【碧血】二

“哈?长州?”斑扬了扬皱在一起的眉毛,柱间笑着的嘴裂的更开了一点:“对!就是西国毛利大名治理的长门国!”

看到他对自己家乡的迷之农民骄傲,斑的嫌弃更重了些,他气鼓鼓地背过身,双臂抱在胸前,没好气道:“管你是长州还是短州,我都不在乎!”

此话刚出,斑便感到身后散发出一种浓浓的怨念,仿佛连周围的空气都被这鼓怨念染成了阴森森的紫色。转过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硕大的蘑菇头沮丧地蹲在地上,似乎被他刚说的话打击的够呛。

斑有点无奈又有点好笑,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西国居然会有如此严重的消沉癖。他依旧居高临下地看着发霉的蘑菇,语气倒是缓和了些:“别消沉了,我倒是听说过长州,就是离萨摩很近的那个藩对吧。...

【碧血】一

幕末是男人将尊严与希望寄托在刀剑上最后的时代,是武士最后的舞台也是其精神传承下去的起始。

有多少幕臣在天诛中死不瞑目,又有多少志士的枯骨永远长眠在了灵山脚下,一切不过成王败寇,在之后的百年中被打上扭曲的烙印。

究竟何为正义,不过是当权者操纵的舆论权威,直至今天也依旧并不公平。所谓的保守绝不尽然,不过是以自己的方式与时代的洪流相抗衡,借以实现渺茫的梦,却至今被仅扣以忠义的帽子。

人类一方面渴求战争,另一方面有希冀和平,倘若去除其中任意一面便不可被称为人性,于是,这个拥有着矛盾精神民族不仅对外族是如此,对自己也何尝不是。幕末维新的成果,所谓江户的无血开城,其背后是多少流血与杀戮的堆砌。 ...

【碧血】前言

很早便想写一篇以幕末新选组历史为背景的同人文,用以纪念岁三桀骜不羁而充斥离悲的一生,却不愿以岁三为主角,总疑心有一种篡改历史而大不敬的恐惧。思来想去,觉得不妨以二次元为背景,以减少文章的沉重与黯然,也使自己有了更为自由的想象空间,在繁忙而浮躁的生活之余聊以自娱自乐。

岁三的一生充满了悲剧色彩,而这悲剧色彩却又绽放出了与之相反的精神光辉,在时代大悲剧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绚烂而珍贵,这便是悲剧隐含的内蕴。与之相同,岸本笔下的火影也处处以悲剧反衬大结局的完美与可贵,这点尤其体现在柱斑的爱恨离合上。

本文半架空,既有史实又有捏造,将历史的时间装入二次元人物的皮囊,并结合了他原本的角色特征及经历加以演绎...

论什么叫真正的亲力亲为挖马草,不挖马草喂马的天策都是假天策(๑•̀ㅂ•́)و✧然而我是个明教喵喵。

直接在这里圈太太了 @展封侯 这三个是灵山最近开展的新选组相关活动宣传,不知道太太的行程能不能赶上这个时间(。・ω・。)ノ♡如果能赶上就太幸运啦!

【土方岁三巡礼】后记篇

发布了长文章:【土方岁三巡礼】后记篇

点击查看

【土方岁三巡礼】京都篇(三)

发布了长文章:【土方岁三巡礼】京都篇(三)

点击查看

© Min_泫 | Powered by LOFTER